微信
網站導航
搜索:
首頁 新聞中心 產業信息 時尚 運動健康 體育旅游 培訓教育 球星代言
新聞中心
中國
全球
熱門賽事
產業經濟
當前位置: 首頁 > 新聞中心 > 產業經濟
中甲中乙9隊退出!中國足球燒錢燒出“最冷寒冬”
發布時間: 2020-2-4 16:08:00   瀏覽: 2468   來源: 體育大生意   體育大生意

二十四節氣之首的立春,本應是一年伊始,萬物復蘇靜待春暖花開。然而寒冬中的中國足球,卻迎來史上最猛烈的一次集體退出潮。2月3日17時,是中甲聯賽、中乙聯賽和中冠聯賽提交《工資獎金確認表》的截止期限。令人遺憾的是,多支球隊未能按時完成提交,廣東華南虎俱樂部更是通知球員和工作人員,俱樂部正式解散。

2月4日,中國足協在其官網公示了中甲中乙球隊的工資表情況:中甲方面,上海申鑫、廣東華南虎、四川隆發3隊未提交;中乙方面,南京沙葉、福建天信、大連千兆、銀川賀蘭山、延邊北國、吉林百嘉6隊未提交。這些球隊將全部退出2020賽季的中國足壇!

廣東華南虎成中甲解散第三隊,遼寧宏運上岸存疑

為了讓更多俱樂部能夠順利過關,中國足協在1月15日決定將中甲和中乙俱樂部的上交工資確認表日期寬限到1月31日,隨后再次延期到2月3日。但即便如此,仍無法改變部分中甲、中乙俱樂部生存狀況不理想,游走于破產邊緣的現狀。

2月4日,四川FC俱樂部發布官方微博,正式與球迷道別。文中寫道,“往者不可諫,來者猶可追。愿君多珍重,山水有相逢。過往六年,感謝有你,愿大家一切都好!”

2月4日,四川FC發布官微與球迷作別

2月3日,根據《足球報》官方微博消息,廣東華南虎俱樂部正式解散,成為繼上海申鑫、四川FC后,第三支壽終正寢的中甲俱樂部。

早在2019賽季中段,上海申鑫即將解散的消息便一度甚囂塵上。一旦申鑫中途解散,將帶給中甲聯賽一地雞毛的同時還有可能引發一系列連鎖反應。上海足協經過多方努力,最終讓申鑫“茍延殘喘”地走完了中甲最后一段旅程。

申鑫之外,四川FC也曾因“欠薪”屢屢登上媒體的頭條。廣東華南虎和老牌勁旅遼寧宏運的生存狀況同樣不遑多讓。甚至就連被認為根正苗紅的北體大也一度傳出了欠薪傳聞。即便是一些中上游球隊,面對沖超機遇也顯得力不從心。上賽季中甲聯賽末輪,貴州恒豐和長春亞泰斗志盡失,拱手將沖超資格讓給了賽前并不被看好的石家莊永昌。

2017賽季成功沖甲時,梅縣鐵漢(廣東華南虎俱樂部前身)還曾發放2500萬元的沖甲獎金。2018賽季征戰中甲,球隊曾大手筆引入穆里奇、阿洛伊西奧等大牌外援。但最終高開低走賽季末僅位列第14位。而剛剛結束的2019賽季,廣東華南虎最終也僅排名第11位。

據悉,近兩年由于球隊老板主營業務業受到大環境影響,現金流遇到問題,直接導致廣東華南虎俱樂部出現了延遲發放工資和獎金的情況。在謀求轉讓的過程中,此前意欲接手的佛山龍獅母公司因為轉讓價格太高而放棄。公告中,廣東華南虎轉讓的價格高達1.8億!

無獨有偶,據知情人士向體育大生意透露,目前同樣處于水深火熱之中的遼寧宏運在謀求轉讓的過程中,要價不低于2億的同時還要求接收人代繳3億稅款,共計5億的總價著實嚇退一眾買家。

本次足協公示將持續到2月7日17時,這就意味著,即便遼寧宏運已在最后一刻提交《工資獎金確認表》,但能否確保已徹底“上岸”仍有待時間去檢驗。

中甲擴軍計劃或暫時擱淺,足協面臨兩難抉擇

2019賽季,中國足協曾提出在2020賽季將中甲參賽球隊擴軍至18支,因而實施了“升三降一”的政策,除了墊底的上海申鑫降級并解散外,沈陽城建、成都興城和泰州遠大升入中甲,中甲擴軍為18支球隊。

但隨著四川FC和廣東華南虎的相繼退出,中甲已回到了此前16支球隊的規模,是否按照原計劃擴軍,中國足協面臨艱難的選擇。首先要解決的是遼寧宏運是否過關的問題,如果足協嚴把審核關,取消遼足資格,那么上賽季排名中乙第四的蘇州東吳,將是增補的第一選擇。如果足協放遼足一馬,那么蘇州東吳只能寄希望于足協擴軍。

遼足能否留在中甲,將牽一發而動全身

如果遼足過關,足協按照原計劃擴軍,那么蘇州東吳肯定獲得一個名額,此前蘇州東吳也曾有過欠薪傳聞,但最新消息是已經得到了解決。另一個名額原本屬于中乙第五的河北精英,但河北精英與中甲球隊北體大同為一家法人,因存在關聯關系而不能沖甲,所以另一個名額將會給排名中乙第六的江西聯盛。如果聯盛無力征戰中甲,那名額會給排名第七的淄博蹴鞠,而淄博前兩天也曾被曝出欠薪問題,因而恐對征戰中甲力不從心。

受疫情影響,本賽季中甲聯賽延期已成既定事實。一旦中甲擴軍,球隊增多,將進一步壓縮本就十分緊張的賽程。此外中甲擴軍后,中乙球隊參賽數量將無法得到保證,加上足協公示的多隊已選擇退出,中乙聯賽的競爭力勢必會大幅下降。

目前結合多方消息,中國足協很可能選擇暫緩中甲擴軍計劃,到2021賽季再視具體情況決定。但這樣多少會損害足協的公信力。此前兩次延遲中甲、中乙的工資表上交時間,已經讓足協的威信受損,不知足協最終將會作出怎樣決定。

地產開發商泡沫破滅,中小企業受制財力無以為繼

身處經濟寒冬,又遭遇突如其來疫情,看似成為了本次中甲、中乙俱樂部大規模退出的主要原因。但從本質上講,中國足球職業聯賽約等于中國房地產聯賽。

曾幾何時,中超聯賽迅速崛起,一度被譽為“世界第六大聯賽”,背后最大的推動力就來自于房地產。以恒大入場為分水嶺,大量的房地產商揮舞著金錢大棒排隊魚貫而入。恒大王朝的締造,以及隨之營造出的中超盛世,與房地產的大繁榮休戚相關。大牌外援風云際會,本土球員的合同也水漲船高。

幾億,甚至幾十億,對于房地產開發商而言并不傷筋動骨。他們通過投資足球既可以提升品牌價值,還可能從其他領域獲得彌補。至于足球俱樂部是否盈利,并不在房地產老板們優先考慮之列。在地產商積極參與之下,中甲、中乙聯賽一度也熱鬧非常。球員的合同溢價嚴重,泡沫撐起了中國足球的表面繁榮。

足球這座貧瘠的礦產總有被挖空的一刻。投資足球俱樂部的品牌價值會呈現邊際效用遞減,所能攫取到的其他資源也是有限的。特別是最近幾年,隨著房地產市場行情看衰,導致那些被擠掉泡沫的中小型房地產商無力繼續燒錢行為。

盡管在此過程中,中超聯賽所受波及有限,但依然引起了中超投資人的警示。然而中超的泡沫,在低級別聯賽里卻產生了放大效應。中甲、中乙俱樂部沒有造血能力,又缺少媒體曝光,在與各方的博弈中缺乏資本,投資人不可能對年復一年豪擲千萬卻聽不到回響而無動于衷。

2019年12月,中國足協曾及時出臺新賽季限薪令試圖扭轉這一局面。但,限薪卻難以令部分投資人回頭。當俱樂部無法成為賺錢生意,所謂的限薪也只不過是讓他們少賠錢而已。

當經濟處于下行通道,且足球俱樂部附加價值不斷下降時,很多中小企業投資人受限于財力只得四散而去。中國足球的漫長寒冬仍在繼續。

免責聲明:
【版權聲明】:大部分文章內容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如果發現本站有涉嫌抄襲的內容,歡迎發送郵件至[email protected]舉報,并提供相關證據,一經查實,本站將立刻刪除涉嫌侵權內容。

相關新聞
公司簡介 聯系我們
Copyright © 澳洲虎體育傳媒(深圳)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. 粵ICP備13007310號
福彩3d三胆码杀号预测